拍动作戏牙被打碎 四肢痛到下不了车


查理兹·塞隆可以说是好莱坞女星中的一个标志性人物,有着锐利的眼神,有着1米78的修长身材,让她来拍动作戏,应该不会有人觉得违和。事实上,她之前就已主演过类似的动作片,比如《魔力女战士》,以及2015年的《疯狂的麦克斯4》。但是,最近这部由大卫·雷奇执导的新片《极寒之城》又将塞隆的优势及天赋开发到了一个新极限。

这部影片的背景时间设置在1989年柏林墙倒塌的前夕,美国、英国、俄罗斯和法国的秘密间谍都在这个时局动荡的新世界里用各种手段争取着各自的利益。塞隆饰演的英国高级特工洛林·布劳顿受命来到柏林,寻找一份记载了英国MI6特工真实姓名的名单。在这次行动中,她需要和看上去并不怎么可靠的MI6柏林分局长David Percival(詹一美饰演)联手,而他的领导很有可能是一名双面间谍。

时局动荡,人心狡诈,布劳顿身陷一张充满阴谋诡计的蛛网中,面对敌手的重重威胁,她不得不参与到一场又一场危机四伏的暗杀与劲爆十足的肉搏战中。

在今年早些时候的西南偏南电影节上首映之后,《极寒之城》获得如潮好评,成为人们最期待的暑期热门影片之一。这部电影是自2014年《超体》之后又一优秀的女性角色动作片,当年的《超体》总共在全球收获了4.6亿美元的票房。

前段时间,今年圣地亚哥动漫展之前,时光网美国记者有幸在洛杉矶观看了这部影片,并坐下来与查理兹·塞隆进行了一次深度访谈,聊到了她此次为影片做了高强度体能训练,甚至在拍摄过程中把牙打碎的事情,还聊到了她与导演大卫·雷奇的初次会面,以及女性角色电影的发展前景等等。

Mtime:这部电影里的许多场景很容易让人想起《暴徒》,而且将女性角色的动作戏又升到了一个更高的水平,这次的拍摄挑战性究竟有多大?你为自己的表现感到惊喜吗?

查理兹·塞隆:如果挑战性不大的话,我根本都不会对它感兴趣,更不会投入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在上面。里面大部分的挑战都是体能上面的,可能是我以前当芭蕾舞演员的经历让我对这种类型的剧本很着迷。我看过很多很厉害的香港电影人利用打戏来讲故事的电影,而不是纯粹为了打而打。这样的剧本很吸引我,想去尝试。

同时,大卫·雷奇有些地方也让我感受到他是真的很想做这样一件事,他有着很棒的想法,但好想法是需要花很大的功夫来实现的,你要往一条正确的路上走,还要和别人不一样。好多好多次,我早上到片场的时候甚至都下不了车,然后泊车员就会很耐心地等在旁边,等我慢慢地将自己的身体一点点从车里移出来,因为我四肢实在疼得太厉害了,我孩子们那会儿还老拿这件事取笑我。不过等熬过了那段时间,我就发现身体真的发生了很多变化,能感觉到自己变得更强壮更灵活了。等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瞬间就有了自信再去加大强度。剧本里有两个地方其实最开始是没有动作戏的,但我们最后又给这两处加了一些,让这部电影变得更精彩了。

查理兹·塞隆:对,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人,是我特别特别棒的老师。他们都有自己各自擅长的技能,然后一心一意地传授给我,所以我们后来就像一支队伍一样。而且大部分人还在电影中作为临时演员扮演了克格勃特工,有他们在我觉得心里更踏实了,因为我们一直在一起训练。

影片中有一段是我在公寓中和一群警察对打,那些演员都是当地人,是布达佩斯的特技演员,我之前从来没跟他们对打过,最后就真的一拳拳都打到他们脸上了。动作戏的编排其实和舞蹈是很像的,你得学会如何跟你的搭档配合,不是说上就上的。所以最后我就买了很多酒跟他们道歉。再往后是在楼梯上的戏,那些就都是我们的人了,大家都在一起训练过,最后没有任何人受伤,要么就是他们没告诉我,哈哈哈。

Mtime:那场打斗场面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但说到受伤,我听说你在拍摄过程中真的伤了牙齿,是真的吗?

查理兹·塞隆:早期我们刚开始训练的时候,我牙齿就被打坏过了。大卫野心很大,他想要拍一个持续八九秒的打斗镜头,这对很多人来讲都是连听都没听过的。通常的打戏都是拍成一个个两三秒的镜头,然后靠剪辑后期拼接起来的,《疯狂的麦克斯4》里面就是这样,从来没有一个动作镜头拍的时候会超过2秒。现在他就想延长这个时间,不靠后期剪辑,也不会把慢动作加速。

一个八九秒的打斗长镜头想拍出来效果好,演员就必须一直在动,还要保证不要把背面给向镜头。所以这个过程几乎全部都要靠我自己来完成,没有替身。我动作十分放得开,因为剧组会保证我的安全,比如里面那个拽着消防软管从楼里跳出去的动作就是其中之一。当然我也非常非常幸运能有一个很棒的特技替身演员。在楼梯里的打斗戏份掉下去的那个动作是替身,其他都是我自己上场完成。所以整体说的话,挑战性真的很大。

查理兹·塞隆:没有,我还没勇敢到那个地步哈哈哈。那一段拍起来是很难的,如果是真冰的话,我身体可能承受不了。

Mtime:很多人看到你在戏中和索菲亚·宝特拉上演那段女同情色镜头时都觉得很惊喜,你们是怎么会想到让这两个人发展出这样的关系呢?因为原来的小说中好像没有这个部分。

查理兹·塞隆:我觉得编剧的责任就是要将社会中真实的一面反映到自己剧本当中,有时候你必须要扪心自问:我们真的做到这一点了吗?我经常会被自己的内心驱使着启发着去追求真实的故事。你说的这个情节确实不是小说里的,她本来是在和一个男人在恋爱,但是为了尽可能做出一部前所未见的独立电影,我们把这段关系加了进去,使之成为一个惊喜。这个很难,因为世界上仍有很多人不能接受这样的关系。如果是一个男主角这么做,你可能不会感到惊讶,但在这部戏里,一个女主角,和另一个女性发生了没有爱情的性关系,这是非常与众不同的。这一点对我来说很重要。

人们通常认为对女性来说,如果她不是因为爱情和别人上的床,那她一定是个妓女。所以我们就想在影片中告诉大家,这段同性关系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你可以与任何你喜欢的你觉得很美好的人有着亲密关系,但这不一定非要是出于爱。这是一种我们并不能经常在影院里看到的独立女性人格,同时也是作为一个成年人应有的权利,你有权利过着不爱任何人但依然可以和他们有亲密关系的生活。我很喜欢我们展现的这些内容。

查理兹·塞隆:当然,那个时候我已经是个记事的孩子了,所以我对那个年代也有着一些怀念。我在南非长大,我的国家在那个时期经历了自己的动乱,但是我认为世界上每个人之间都是有着密切的联系的,所以那场斗争可以看做是所有人的斗争。柏林墙倒塌的时候我15岁,我记得这件事情,对那个时期也有着鲜活的记忆。

Mtime:大卫雷奇有一个比很多电影导演非常不同的背景,他对特技表演有着很丰富的经验,你能说说第一次见到他,第一次谈剧本时的对他的印象吗?他是怎么做导演工作的?

查理兹·塞隆:刚见他的场景现在依然历历在目,他来了我办公室,我们坐在桌子前,他带了笔记本来,然后就打开电脑给我看那些图片,发生在那个时期的德国年轻人地下反抗运动,我从来没看过这些,所以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于是就有了兴趣。我的目标一直是想创造一个具有煽动性的角色,一定会超级有趣,而这种角色有时候就会与历史性事件羁绊在一起。

当你看一部谍战片的时候,会发现总是有些很典型很虚的东西贯穿在里面,我真的很想把这个情况打破。我想做一些令人感觉真实的事情,可以让人由这个追溯到历史,知道这个是真的发生过的,只不过是从来没在银幕上展示过。所以当大卫给我看了那些图片之后,我们又读了更多关于那些年轻人、朋克、艺术家们究竟是如何在发动地下革命的背景资料,看完之后内心真的有一股很强烈的冲动想要扼杀当时那些曾令无数人民窒息的思想体系。就在那时,我知道了大卫是这个项目的导演。

老实说,当时聊的和动作戏几乎没有什么关系。我知道他肯定能掌控好这些,但我们几乎没怎么聊这方面,也没有说这些动作戏会怎样推动故事发展。剩下的时间就是在理解这部电影会在视觉上呈现出什么样的效果,如何让人心跳加速。当看到赫姆·纽顿(世界知名摄影师,出生在柏林)拍的那些穿着比基尼和吊带袜的女孩们的照片时,我特别兴奋,心想“天哪,这不就是洛林·布劳顿吗!”后来我在公寓里那场打斗就是穿着这身装扮进行的。

Mtime:音乐对电影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你对那个时代流行歌曲的使用感觉如何?

查理兹·塞隆:确实是会有一些怀旧的感觉。我爱80年代,爱那个年代的歌。当我知道我们后期会把那些歌曲剪辑到电影中的时候觉得特别惊喜,那个时代的音乐很多都受到了当时的政治现状影响,我很喜欢《Under Pressure》这首歌,可以说是我最爱的歌曲之一,对我来说,这首歌所表达的几乎就是我们影片所要表达的主题,既有很强的情感共鸣,又很有娱乐性。我们刚开始把这首歌放进去的时候,我完全不知道这首歌是关于柏林墙倒塌的。后来我才慢慢意识到我们在电影中使用的欧洲80年代的歌曲几乎都和政治有关,大家可以去探索一下。

Mtime:你认为现在整个好莱坞是否已经开始以女性角色主导的动作片为重心了呢?

查理兹·塞隆:我最开始在《异形》中看到西格妮·韦弗扮演的角色时还是一个年少的女孩,当时内心就有一些东西被隐隐唤醒,那已经是很多很多年前了,所以现在看来我们在这方面的确是有进步的,但可能很多人对此的意见都不一致。有很多类型的电影都是出现之后获得了观众的正面反馈却没有被继续下去。如果一部以女主角为中心的电影没取得很好的成绩,那很有可能突然之间这一切就都被中止了,没有人想再去拍第二部。所以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好莱坞明明有着世界上最多的电影人,却没有足够的女性来做这种类型的电影,这是不对的。我们一直生活在一个大多数人都认为女性不会喜欢这种电影的社会,所以现在是时候来证明女性也会玩电子游戏,也喜欢格斗,喜欢类型电影了,以前的旧观念必须要慢慢改变。我手里有10页这个小说未被发表出来的故事,里面的故事在燃烧着我。我花这么多时间去拍这部电影的动机是出于对电影的热爱,我喜欢去电影院,我想要看到这种影片,所以我就干脆拍一部这样的影片给自己看。

查理兹·塞隆:我特么(fxxking)绝对会是一名好间谍的。可能我有些带偏见,不过我确实觉得女人更适合做这件事。你可以很容易就想到一个男人来表演很多的动作戏是什么样子,但如果是一个女人来演打戏就不一定是什么样的了,毕竟我们天生就在体质方面比男性要差很多。这时候女性就不得不考虑能利用什么其他的办法来取胜。当被逼到一个角落里的时候,她们就会发挥出自己的特长了,大部分女性都是会用尽一切能利用的法子,而男人则通常只依赖他们所能掌控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女性会为了活下去而不择手段,甚至愿意做任何事。

美利坚这个年轻的民族,在电影娱乐审美上,还是青少年状态的,根本上缺少大国风范。我们断然不要认为秀一下肌肉就是大国的,真正的大国,是内敛与沉稳的。

@蝙蝙哒 你又是谁?!何以笙箫默和再见我们的十年凭什么就不可以打10分?!那我请问你看打打杀杀血肉横飞的电影你又哪儿来的这么大的自豪感?!

留名历史的有很多都是暴力片打杀片(搏击俱乐部 这个杀手不太冷 七宗罪等),然而你看那些青春片才是无法留名历史

@电影迷00010 那又怎么样,最起码接地气最起码那才有个生活的样子!难道你的生后都是暴力打杀,难道你在美国?!嗯,怪不得美国那么多的枪击凶杀和种族歧视,怪不得这种电影如此量产

留不留在历史上不以你个人意志为转移,看你的评论对于不喜欢的电影都是这一句话,显得很狭隘。

留不留也不是你说的算啊,说的好像你是个专业影评人一样,不要意淫自己站在上帝视角上,你极端程度很高,但是水准很低!

年轻人,别再这儿混,去你的贴吧论坛吧,时光网虽然喷子多,但都带了脑子的。

下周去洛杉矶一个月,黑暗塔,极寒之城,底特律,小丑回魂,英格丽向西行…一大堆电影可以去看咯!

Related Post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