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省钱还有啥原因?台湾执意把老旧战机改成教练机_高清图集_新浪网


2015年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上的初教-6编队,倒也有点二战飞机的感觉人啊吃多了大鱼大肉就难免合计两口萝卜白菜,电吹风见多了也要怀念一下电风扇的时代。比如说到迄今为止最成功的国产活塞式飞机——初教-6,网络上一直以来就有很多人YY过,把它改成适合低烈度冲突环境的轻型攻击机。

随着空海军初教-6机队的老化,也是在2015年,初教-6重新投入低速生产以替代早期批次虽然当年厂家确实改过一个上俩7.62mm机枪的型号,叫初教-6乙,但毕竟飞机基础性能不适合干这个,发动机马力不够,起飞重量不足,所以机枪备弹只有一百来发,最多再多挂俩10千克或者25千克的小炸弹,性能还下降不少,实在也没啥太大用处。因此这种武装改型只是在1966年之前改装了10架,之后再无下文。

“老师一路走好!”而反过来让战斗机加个座当教练机的,一般说来都是充当改装单座机的双座战斗转换型号,比如苏-27UB、F-15D和歼-10S之类。当然也有改装之后比单座机还成功,最后真成了一代名教的案例。

T-33教练机,基于F-80战斗机发展而来,是美国大量生产的第一代喷气式教练机再举个例子,如果把从歼-7到歼教-7,再从歼教-7到“山鹰”(毕竟人家现在可不仅仅是当同型教练机用了),这两步合为一步,也能算是战斗机(还是老式战斗机)变身一代名教的例子了(就跟泰伦卢从角色球员到退役当助教,再到成为冠军教头一样)。如果要是觉得“山鹰”太凑合,咱中国又不是就一个造教练机的厂子——您看,就在6月1日,在中国另一个飞机制造厂,一架新式高级教练机正式准备组装开架,标志该机正式进入实体制造的阶段,预计2020年进行试飞。虽然这个节点看着有点接近,不过咱说的这个可不是某型舰载教练机原型机,反而跟中国人研发的第一款第三代战斗机关系密切……没错,它就是在汉翔的F-CK-1“经国”号战斗机(IDF)的基础上发展的“蓝鹊”高级教练机!

最早“蓝鹊”还不叫“蓝鹊”的时候,型号是XAT-5。这通体黑色(叫“乌鸦”倒不错)的模型,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开发甚么“匿踪涂料”了

“蓝鹊”还叫XT-5时期的模型和双座型IDF模型共同展示,这时候“蓝鹊”还打算用跟IDF完全相同的加力型发动机,所以后机身看着大差不差另一个重大改变是,IDF系列一直使用的TFE1042-70加力型发动机(美军编号为F125)在“蓝鹊”上被无加力型F124-GA-200所取代,这个带有发动机全权数字控制(FADEC)的改型,主要用于意大利M346高教机。由于没了加力燃烧室,使得“蓝鹊”的后机身也比IDF短一点,外观上看着还不如后者顺溜。

最后改叫T-5了,发动机加力也没了,不过这F124-GA-200要是给咱们的教练-10用上该多好

型号名字越来越短,发动机也短,飞机只好跟着短了好不好看是次要的,按照台军的说法,“蓝鹊”可是正经的战斗入门级高教机(LIFT),但没了加力发动机也就没法超音速飞行,显然跟L-15这样只有上了加力发动机才能称之为LIFT型的情况不同。不过宣传归宣传,这个档次的高教机其实没几个真上加力发动机的,并不耽误销售工作,至于叫啥,并不重要。

如果一切正常,“蓝鹊”的性能确实可以达到世界主流高级教练机的水平无论叫啥,既然“蓝鹊”要担当向台空军输送“简柏丞们”的任务,作为教练机,便宜耐用且容易操作是必须的。比如被台湾称为“IDF之父”的华锡均在2017年去世前,反而多次对媒体表示,最适合台军替代AT-3的高教机应当是AT-3改进型AT-3MAX,因为AT-3原本就是按教练机设计的,在成本上有着天然优势,换装也更容易。

IDF飞行性能尚可,虽然缺乏加力发动机的“蓝鹊”飞行性能显然要差不少,但用于让飞行员尽早适应三代机,或者凑合执行点对地攻击任务也算够格这么一看,虽说“蓝鹊”相比IDF去掉了很多与作战相关的东西,但好歹顶替F-5用于二线任务还能凑合凑合,而且也能借此控制一番成本。加上汉翔在IDF之后这么多年惨淡经营,别的进步不好说有啥,好歹复合材料应用水平上去了一些;这样一来计划于2019年6月首飞的“蓝鹊”,也能算是个新机了。

先别管“具竞争力”是多少钱,美韩联合给毛子搞五代机……根据岛内媒体报道,66架“蓝鹊”采购案共计690亿新台币,摊到每架飞机的价格大约是2.2亿人民币,这就是三千多万美元一架,虽然可以去掉点研发成本,但这个“具竞争力”实在是有些强行了。当然,能在几乎没影的“国舰国造”前,把“国机国造”的事儿先写上一撇,也算是岛内航空工业给小英献了份礼。

“所有欠款,等2026年交完66架飞机再一起补齐——蔡英文”(设计台词)说到这个“国机国造”,发动机的问题还是绕不开。台湾虽然有代号“织女星”的自造航空发动机计划,然而在去年台北航太展上,当被问及汉翔是否有意跨足发动机开发领域、是否有意突破目前无法生产热端组件的障碍、以及汉翔是否会在“织女星”中担纲重要角色的时候,现场官员均表示不便透露。

所以F124-GA-200啊,就先当美国原装“织女星”用吧但对于马放南山很久的汉翔来说,能按时交付机体已属不易。如今的台空军战机机队,已经是很多年只有折损没有补充了,前两天华总讲汉光34的时候,也提到了又一架F-16A机毁人亡这档子事儿。而在美国政府真如马蒂斯所言“帮助台湾建立适当的防御能力”之前,台湾还是只能靠升级现有的F-16V以质量换数量,那么刚刚完成IDF升级案的汉翔……

上面的就是已经完成的IDF“翔展案”,中间这个就是“蓝鹊”(请忽略竞标美国空军下一代教练机T-X什么的),最后那个……IDF-XL么“自主是不可能自主的,这辈子不可能自主的,四代机又不会做,就是靠给波音三菱产点尾翼舵面整流罩之类,才能维持生活这样子。”如果能靠66架“蓝鹊”把汉翔的生产线年,不仅能填补台军战斗机机队空缺,对现役IDF机队的维护也有利,还能降低台湾航空工业的人才流失速度。

组装仪式上,科研生产人员均戴着带有NCSIST(“国家中山科学研究院”)和ASRD(“航太研发”)字母缩写的帽子看起来一切都顺理成章的样子。但我们有个问题,如果2026年汉翔真的还存在的话,它该生产什么飞机呢?

Related Post

Related posts